当前位置: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  2012年第六期  > 正文

“藏独”是民族之害、国家之患(四)

日期:2012-12-23 11:03 来源:《统一论坛》 作者:王忍 徐卓

字号:  [小]  [中]  [大]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达赖的谎言——罔顾事实、

  混淆黑白的谬论

  近年来,达赖高唱“和谈”,大谈所谓“中间道路”。同时,对中央政府的西藏政策进行攻击,捏造所谓“西藏环境遭到破坏”、“西藏的宗教和传统文化面临灭绝”、“藏族成为西藏地区少数民族”、“西藏人权得不到保障”等伪命题,妄图“占领道德制高点”。达赖也从一个政教合一的封建领主摇身一变成为“人权卫士”、“环保主义者”和传统文化的保护者。而一件件事实和确凿的证据证明,达赖的这些言辞不过是其企图诋毁党和政府、借助外国势力支持、骗取国际社会同情而编造出的荒唐离谱、颠倒黑白的谣言。

  1、所谓的“中间道路”

  正如前文所述,达赖集团分裂理论的核心就是其所谓的“中间道路”。 而“中间道路”的概念中最突出的核心内容有两条:一是“大藏区”,二是“高度自治”,二者紧密相联。其中,“大藏区”是达赖集团的领土要求,“高度自治”是达赖集团的政治制度要求。达赖所宣称的“大藏区”,总面积超过240多万平方公里。从中国行政区划历史上看,他所鼓吹的“大藏区”从未有过,毫无历史、地理、文化依据;从宗教上看,达赖仅是西藏黄教格鲁派两大活佛之一,不仅其他教派如宁玛派、萨迦派、噶举派、噶当派和苯波教等不归其节制,就是当年班禅管辖的地区也不容他插手;从民族上看,除藏族外,青藏高原地区还有汉、回、蒙古、土、门巴、珞巴等20多个民族世居于此。因此,“大藏区”纯系无稽之谈,其实质就是“西藏独立”。而达赖所谓的“高度自治”,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完全不同,基本内涵是要求除了“外交与国防,其他所有事务都应由藏人负责并负有全权”,谋求独立和不受监督的“立法权”,并试图对宗教事务自行管理。其意在改变中国的国体与政体,进而改变中国现行的国家制度,在西藏恢复过去那种“宗教高于一切、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剥夺西藏人民来之不易的当家作主的民主权利。

  2、所谓的“和平非暴力”

  一段时间以来,西方一些政客或媒体心目中,达赖以“和平僧人”、“和平使者”的面貌出现。达赖在西方每次公开场合也都慷慨声称,“50多年来,我是一直坚持走和平道路,反对一切武力行为”。几十年来,达赖不断向境外藏胞灌输1959年的武装叛乱是“和平抗议”,但多年前解密的美国政府文件证实,是达赖最早向美国提出要求,希望美国政府帮助打击中国。在美国的几个秘密基地,专门为西藏叛乱分子进行武装技能培训,美国中情局还向他们提供大量各式武器,由美国派飞机将这些藏人秘密送返西藏开展游击战。回顾达赖集团的分裂主义活动史,达赖从未放弃运用极端、暴力手段。从1959年发动武装叛乱,到1987年至1989年制造拉萨骚乱,2008年制造拉萨“3·14”事件,再到近年来煽动自焚,达赖集团一直在蓄意挑起事端、策划骚乱、制造声势,试图对中央政府施加压力,其“非暴力”的伪装只不过是达赖在国际上自我标榜、争取同情的旗号,只会将其残忍、凶恶、卑鄙的本来面目展现得更加明显。

  3、所谓的“藏汉友好”与“藏族成为西藏地区少数民族”

  近年来,达赖多次在多个场合大谈“藏汉友好”,声称其“绝对没有”“在藏汉民族间制造矛盾的图谋”,“要加强汉人与藏人间的相互理解”,并亲自出面与汉人在网上搞“对话”。但实质上,这些只不过是达赖集团“藏独”活动的又一新变化,其实质仍然是挑拨汉藏关系,制造民族分裂。

  达赖曾多次诬称“中国向西藏大量移民”,“在西藏汉人人数已超过藏人”,“藏人在自己的家园成了少数民族”,“正在遭受同化”;污蔑中央政府在西藏实行“民族歧视政策”,“汉人和藏人社会地位不平等”,“藏人管理自己事务时很少或者没有发言权”。然而,事实上,这些言论都是骗人的把戏。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时,西藏地方政府没有准确的人口统计。1953年,中国进行第一次全国人口普查时,西藏地方政府申报人口为100万。根据2011年最新公布的中国第六次人口普查结果,西藏的常住人口已突破300万,其中,藏族90.48%,其他少数民族1.35%,汉族8.17%。在如今的西藏,民族歧视不但没有发生,各民族交往与合作的密切程度反而是以往任何时候都无法比拟的。在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保障下,西藏人民拥有了管理本地区和本民族事务的自治权利,实现了民族平等和各民族的大团结,西藏各族人民真正成了国家的主人。各兄弟民族的精诚团结,有力地促进了西藏经济和文化的迅速发展,大大提高了西藏经济的发展和文化的繁荣。

  4、所谓的保护“西藏人权”

  达赖经常说他要“保护西藏人权”,并不断吹嘘民主改革前的西藏是一个“自由的西藏”,充满了人权、平等和自由。而且每年都发表所谓“西藏人权状况”的白皮书,污蔑中央政府在西藏剥夺人权、践踏人权。事实上,达赖自己就是剥夺人权、践踏人权的旧西藏政教合一制度的总头目。

  1959年前,在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下,占当时西藏人口95%以上的农奴和奴隶没有生产资料,被剥夺了人身自由,无法享有政治、经济、文化等权利,领主可以随意打骂、处罚、出卖、赠送、乃至监禁、处死他们。正如美国藏学家谭戈伦夫指出,虽然有人声称1959年以前一般西藏人的生活中有喝不完的奶茶、大量的肉食和各种蔬菜,但是1940年对藏东地区的一项调查表明:38%的家庭从来没有茶喝,51%的家庭吃不起酥油,75%的家庭有时不得不吃和牛骨头一起煮的、与燕麦面或豆面掺和在一起的野草。“没有证据证明西藏是一个乌托邦理想的世外桃源”。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达赖本人在1959年民主改革前拥有16万两黄金,9500万两白银,2万多件珠宝玉器,1万多件各种绸缎、珍贵裘皮衣服。其家族占有27座庄园、30个牧场,拥有6000多名农牧奴。在旧西藏,许多寺庙和贵族都有监狱或私牢,可以自备刑具,私设公堂,惩罚农奴和奴隶。旧西藏法典甚至规定人分为三等九级,上上等人“命价即为与尸体等量的黄金”,而“妇女、流浪乞丐、铁匠、屠夫等”下下等人“偿命价为草绳一根”。虽然达赖集团千方百计想美化西藏的封建农奴制,把它美化为人与自然和谐一体的天堂,但西藏农奴主对农奴的残酷压迫是任何谎言都无法遮盖的,也是西藏人民在达赖统治下最为黑暗的记忆。

  5、所谓的要求保护“西藏独特的宗教文化传统”与“西藏独特的生态环境”

  长期以来,达赖为了获得西方势力的支持,为自己披上了一层又一层伪善的面纱,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两张牌,就是他提出的所谓要求保护“面临毁灭的西藏独特的文化传统”与“西藏独特的生态环境”。达赖在接受西方媒体采访时常说:“汉人要除掉我们的语言和文化,西藏的宗教、文化、语言、民族特性等濒于灭绝。”

  事实上,这种论调十分荒谬。旧西藏的教育集中在贵族和寺院中,如果不当僧人,普通藏人基本没有学习的机会。而在西藏和平解放后,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西藏的传统文化和文教事业才得到了长足发展和真正保护。西藏的学校教育从解放前的一无所有发展到今天的三级教育体系建立和完备,藏语使用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普及。在文化传承上,布达拉宫、大昭寺、罗布林卡列入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藏戏和“格萨尔”入选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藏语广播影视节目和藏文图书报刊丰富多彩,藏传佛教得到有效保护。这些都是无可辩驳的历史事实。而达赖要求的保护“西藏独特的生态环境”,更是不值一提。中央政府对于西藏的环境生态保护非常重视,改革开放以来,西藏自治区共颁布30余份有关生态和环境保护的法规、规章,形成了比较系统的地方性环保法律体系。西藏水土流失综合治理成效明显,土地沙化得到遏制,生物多样性保护取得重大进展,自然保护区维护经营有效,一些消失多年的珍稀动物开始重返家园。以青藏铁路为例,在设计之初,有关部门就对它可能带来的环境影响做了精细的研究与规划,并为此投入了巨额资金。几年来的运行表明,它并没有对西藏的生态环境造成不良影响。

  6、谎言的最大推手——西方媒体的误导性宣传

  “只有一少部分的人足够诚实,他们在亲自到访西藏并了解事实后才发表对西藏的看法,而其他人之选择听他们想听的和那些不破坏他们对西藏固有印象的言论。”莉莎·卡尔杜奇在《西藏印象是如何被扭曲》的一文中如是说到。部分西方民众对中国国情、对西藏的历史和现状带有明显偏见的这种逻辑和观念长期存在,为达赖集团编造一系列背离历史和现实的谎言及谬论提供了思想上的温床。

  这种局面的造成,与西方媒体在针对中国的相关报道上的故意误导是密不可分的。在号称“民主”“自由”的西方国家,新闻媒体被称为“无冕之王”,包括CNN、BBC、《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在内的西方主流媒体声称对于新闻事件保持着严谨、中立、追求真实的态度。然而在报道中国的国情时,这些所谓“真实”的媒体则不约而同通过图片剪接、故意忽略关键事实等手法歪曲事实的真相。如“3·14”事件报道中,美国CNN电视台就将摄有不法分子向过往车辆投掷石块的图片进行处理,截掉了不法分子投掷石块的部分图像,并配以激烈抨击中国政府的词句,严重颠倒黑白。美国的《华盛顿邮报》将尼泊尔警察与示威者的冲突图片配以“中国政府”、“拉萨”等字样。在一贯以严谨著称的德国,某电视台也在电视节目中将发生在尼泊尔的喇嘛和警察的冲突张冠李戴到中国西藏,称为“西藏的新抗议活动”。这些西方媒体大量歪曲事实的行径,就是抓住和利用了西方民众对于中国的偏见迎合大众,从而提高自己的影响力。

  俄罗斯新闻社的《西藏——真理考验》一文揭露,“许多非政府组织专门以那些对中国、西藏和喇嘛教知之甚少的人为对象,向他们进行思想灌输,这些人根本不了解情况,却在那里大呼小叫,声称应还西藏以自由……这是一场美国人导演的‘颜色革命’。”在西方对中国发动的强大的舆论战下,不了解真相的国外民众进一步加深了对中国政府的误解,从而导致其听信达赖集团的谎言,为了所谓的“正义”和“人权”,支持“藏独”活动。

  “藏独”活动的危害

  ——民族之害、国家之患

  通过上文对达赖分裂集团分裂行径及其谎言的全面分析和揭露,我们可以清楚地认识到,达赖是图谋“西藏独立”的分裂主义政治集团的总头子,是国际反华势力的忠实工具,是在西藏制造社会动乱的总根源,是阻挠藏传佛教建立正常秩序的最大障碍。“藏独”活动既是民族之害,更是国家之患,严重危害了国家主权,破坏了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损害了中国国际发展环境,也严重影响了藏传佛教的正常发展秩序,亵渎了佛教爱国主义精神和传统。

  1、妄图分裂祖国,危害国家主权

  追求“西藏独立”是达赖集团一直不变的政治述求。细观达赖集团一伙的言与行,无论是其“大藏区”和“高度自治”的主张,还是“中间道路”与“西藏地位未定”的理论,无论是其鼓吹的“和平非暴力”的道路,还是其煽动策划的种种暴力行径,达赖集团始终在做着损害中国国家领土和主权安全的事。十四世达赖频繁在国际上到处活动,所到之处不遗余力地攻击中国共产党和中央政府,诋毁中央政府的政策,同时想方设法把本属中国内部事务的所谓“西藏问题”国际化,鼓动西方国家打压和遏制中国。他们还与各种分裂主义势力相互勾结,极力破坏国内社会稳定,诬蔑损害国家形象,干扰中国国家领导人出访,损害中国国家利益与主权安全。更有甚者,为了得到外国主子的支持,十四世达赖居然宣称六世达赖的故乡达旺是印度领土,这无疑是对国家领土完整、主权安全和民族根本利益的极大侵犯。正如胡锦涛总书记在2008年会见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所说,“西藏事务完全是中国内政。我们和达赖的矛盾,不是民族问题,不是宗教问题,也不是人权问题,而是维护祖国统一和分裂祖国的问题”。

  2、制造民族矛盾,破坏民族团结

  达赖集团常常制造一些民族分裂的谣言,挑拨民族之间尤其是藏族同胞和其他民族同胞之间的感情,故意挑起和制造一系列民族矛盾,并借西方之口攻击中国的民族和宗教政策。一方面,少数不了解真相的群众听信了达赖集团的谎言,对中央的政策以及其他民族同胞的误解进一步加深,对良好的民族关系造成一定损害。另一方面,藏族同胞以外的其他民族的群众也对藏族同胞产生一定的误解,增添了双方的不信任感。这是对中国长期以来在少数民族地区实行的民族政策成果的侵蚀和破坏。

  3、策划煽动暴力冲突,破坏社会稳定

  自1959年达赖叛逃后,为了恢复失去的权力和地位,置西藏广大人民群众的“快乐和幸福”于不顾,想方设法破坏西藏稳定;想方设法煽动闹事和制造暴力事件,用“恶行”给西藏人民制造“苦难”。上世纪50年代末,达赖集团发动了全面武装叛乱,叛乱分子烧杀抢掠、奸淫妇女,无所不做,惨绝人寰。上世纪80年代末,达赖分裂集团又连续在拉萨制造大规模的骚乱闹事事件,把整个拉萨弄得乌烟瘴气、人心惶惶,人民群众的利益受到了极大的侵犯。达赖集团煽动、策划的拉萨“3·14”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更是又一次使西藏人民的生命财产遭受了重大损失,严重破坏了西藏的安定团结局面。而达赖集团策划煽动的自焚事件,更是彻底撕去了非暴力的面纱,彻底沦为了施于无辜者的直接的、赤裸裸的暴力行为,完全违背了一个佛教徒该有的道义,更是一种彻底的恐怖主义行为。

  4、充当境外反华势力干涉中国内政的马前卒,损害中国国际发展环境

  借助外国势力使所谓“西藏问题”国际化,对中国政府施加压力,最终实现“西藏独立”,这一图谋贯穿了十四世达赖喇嘛五十多年流亡生涯。一系列铁的事实表明,达赖一直从反华势力那里获取活动资金和支持,其从事“西藏独立”的活动是与国际反华势力“西化”、“分化”中国的战略紧密配合,达赖背后有着挥之不去的西方敌对势力的阴影。具体来说,“藏独”分裂活动对中国国际发展环境的影响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西方势力利用“西藏问题”向中国政府施压,企图遏制中国发展。由于达赖集团策划组织的“藏独”活动以宗教和人权的幌子在国际上进行活动,西方某些国家也以“人权是国际问题”为借口,对中国的内外政策大加指责。如美国就多次通过发布的《国别人权报告》,以“藏独”活动为例来指责中国的人权状况和民族宗教政策,损害中国的国际形象。另一方面,美国等西方国家考虑到“藏独”活动对于中国的影响,便以对“藏独”和达赖集团的态度作为与中国交往的砝码,谋求外交利益。

  5、制造谣言,企图阻挠藏传佛教建立正常秩序

  达赖集团将藏传佛教作为分裂祖国活动的政治工具,并制定了以寺庙为载体、以大寺庙为重点进行宗教渗透的方针,设法在国内藏区群众中不断掀起宗教狂热,并发展地下组织,以宗教形式煽动群众与政府作对,妄图“以宗教的力量实现西藏独立”,成为藏传佛教建立正常秩序的最大障碍。突出表现在:第一,制造谣言,企图搞乱宗教职业者和信教群众的思想,大肆煽动不明真相的僧尼从事分裂祖国的活动。由于达赖集团身在国外,不便直接对藏区人民进行思想控制,于是便通过“美国之音”、“全印广播电台”等境外电台开设的藏语节目,来进行舆论渗透。通常,达赖集团选用藏人播音员,用拉萨、安多、康巴等藏方言,每天向藏区播放10多个小时的节目。其内容大多是西方如何支持达赖集团、达赖喇嘛周游各国的活动和讲话,以及攻击中央政府西藏政策的言论。第二,公然践踏历史定制、宗教仪轨,操纵转世话题。包括否定已经延续数百年的达赖喇嘛转世的宗教仪轨和历史定制,罔顾历史事实,否认金瓶掣签制度,声称“金瓶掣签的规则只是满清势力的强横表现,而非藏人信赖的宗教仪轨”,谎称“我是由西藏摄政和民众大会……寻访、认定的,没有中方的任何干涉”;在窜访过程中,还随意许愿要转为印度人、蒙古人、卡尔梅克人、欧洲人,要在全世界藏传佛教信徒中选等。这些做法的目的,就是为了否定中国政府对于活佛转世事务的管理权力,避免失去下一世达赖的名号,确保境外“藏独”分裂势力能继续存活下去,避免流亡集团土崩瓦解、陷入混乱。第三,达赖集团的所作所为违反了藏传佛教的教义教规和历史传统。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藏传佛教形成了优良的爱国主义传统。而在达赖集团的煽动下,一些人身着袈裟,罔顾戒律,大肆进行打砸抢烧活动。对于自焚的僧人,达赖违背佛教教义,大力宣称“自焚者完全没有违反佛教不许杀生的教义,也没有与佛法见解相违,更没有犯戒,相反却是‘菩萨行’”,漠视生命,鼓励自焚。这些行径,无疑是对藏传佛教爱国主义传统的最大亵渎和侮辱。

  结语

  历史,是一面镜子,不仅折射了过去,更昭示着未来。历史向我们证明,西藏自古就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西藏各族人民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重要成员。是中国共产党带领着西藏各族人民在世界屋脊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人间奇迹,推动西藏逐步从黑暗走向光明、从落后走向进步、从专制走向民主、从贫穷走向富裕、从封闭走向开放,开辟了西藏历史的新纪元,开启了中华民族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的新时期。事实向我们宣示,无论达赖集团如何煞费苦心、百般狡辩,也改变不了旧西藏黑暗、野蛮、残酷、落后的过去;无论达赖集团如何煽动暴力,策划动乱,也改变不了西藏人民安居乐业、和谐发展的大局;无论达赖集团如何颠倒是非,混淆黑白,也改变不了其分裂国家、挟洋自重的图谋必将失败的命运。未来将向我们宣告,任何“西藏独立”的图谋都不可能得逞,任何反动势力都阻挡不了西藏发展进步的滚滚洪流,西藏的天将永远湛蓝,鲜艳的五星红旗将永远飘扬在西藏高原。”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中国政府网 | 中共中央统一战线工作部 | 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 | 外交部 | 人民政协网 | 黄埔军校同学会 | 全国台联 | 中国侨联 | 台盟 | 新华网 | 人民网 | 中新网 | 中央电视台 |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 中国台湾网 | 中国西藏信息中心 | 西藏文化网 | 西藏人权网 | 浙江统促会 | 

统一之声二维码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