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  2019年第二期  > 正文

日本高度关切台湾地方选举结果及后续影响

日期:2019-08-20 09:50 来源:《统一论坛》杂志 作者:杨仁飞

字号:  [小]  [中]  [大]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比以前台湾地区选举,去年的“九合一”选举暨“公投”更加引起日本朝野关切。其中一个不同是,日本媒体大篇幅报道台湾地方选举这是以往比较少见的;第二个不同是,日媒与学者对民进党及蔡英文当局败选预测基本失准,没有预测到民进党会遭受如此之惨败;第三个不同是,日本在选后持续研究国民党高雄市市长当选人韩国瑜,研究台湾政治生态快速变化的原因。日本之所以高度关切“九合一”选举及其后续影响,主要原因也有三个方面,一是此次“九合一”选举中出现的“韩流”或“韩国瑜旋风”具有相当大震撼力,引起美国高度关注,自然也引起日本高度关切;二是蔡英文上台两年半民进党在中南部大败,国民党逆势上扬的台湾政治与社会变动引起日本关注;三是与“九合一”选举同期举行的其中两项“公投”案与日本密切相关,尤其是国民党副主席郝龙斌提出的“反核食公投”通过与否,及蔡英文当局对“反核食公投”案的态度直接牵动台日关系走向。

  一、有别于以往观察台湾选举的三个不同方面

  第一个不同是,日媒大篇幅报道台湾地方型选举。

  野嶋刚曾任《朝日新闻》驻台记者,在台湾采访过各政党领导人,2017年出版《台湾十年大变局》,“九合一”选举野嶋刚也赴台观选。他表示,之前日本记者外派台湾时,日本社会对于台湾县市长选举与地方选举都不太关心,顶多在报纸上出现一小块新闻。这次台湾的“九合一”选举,大批日本记者到台湾,选前选后日本有影响力的媒体都有大幅报导,这是前所未有的。

  第二个不同是,对台湾的选情评估基本失准。

  由于2018年“九合一”选举过程起伏波动,外界对选举的观察、预测都不太准确。日本学者与研究者从选前预测民进党选情乐观,到对民进党大败大跌眼镜,反映台湾此次“九合一”选举结果出乎各方意料。

  媒体部分,《朝日新闻》等媒体机构在选前认为“九合一”选举是2020年的前哨战,对民进党并不利,蔡英文当局将会陷入苦战。有日本媒体预测民进党地方执政县市将会缩减一半。《产经新闻》认为,期待夺回政权的国民党在选战当中避免讨论两岸政策,以其他议题批判蔡英文当局,国民党的县市长职位可能从原有的6席倍增。

  学者部分,小笠原欣幸是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两岸关系小组”与早稻田大学台湾研究所“台湾政党政治史研究小组”成员,1994年担任台湾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对台湾政治有比较深入的研究。2000年起,小笠原欣幸年年访台,结识了包括蔡英文、亲民党主席宋楚瑜等台湾政学各界人士。2016年,小笠原欣幸神准预测台湾大选结果及立法机构选举得票率、席次,受到台湾“国会”观察基金会董事长姚立明、媒体工作者张瑞昌等人推崇。2018年6月,小笠原欣幸专门到台湾考察了解台湾选情,其中花莲与台北选情是他关注重点之一。他选前预测民进党选情有比较大危机,国民党可获得12席次,台北柯文哲将以微弱优势获胜,还对22个县市可能的投票率与2014年进行了对比。他指出,2018年初对台湾地方选举选情做初步分析时,曾认为民进党的选情在某种程度上较为乐观。虽然蔡英文执政满意度低迷可能影响到选票,但各县市民进党候选人拥有一定基本盘,情势倒还尚可。到选前的11月,小笠原欣幸认为民进党选情变得严峻,不过因选民对两大政党均很失望,选举结果可能未显示明确的方向,政治闭塞感或将持续下去。

  第三个不同是日本在选前选后集中力量研究韩国瑜。

  《朝日新闻》分析认为,蔡英文当局主政下台湾与中国大陆关系恶化,韩国瑜主打“吸引大陆观光客”,获得中间选民支持。野嶋刚在选后不久认为,“韩流”是表面现象,可以说韩国瑜成功争取到了年轻人的支持。日本共同通讯社论述委员(社论主笔)、前台北支局长冈田声称,韩国瑜虽然是国民党候选人,但以非典型国民党的政治风格出现,吸引统“独”立场淡化的年轻人。但韩国瑜更是保守的反自由主义者,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很像,都是民粹主义者。

  由于韩国瑜热持续4个月不褪,且在两岸关系问题上立场越来越清晰,使得日本持续研究韩国瑜的动向,并且展开对韩国瑜的工作。野嶋刚1月21日成功采访了韩国瑜。日本台湾交流协会高雄事务所所长中郡锦藏也于1月31日到高雄市政府拜访韩国瑜。与美国拉拢研究韩国瑜一样,日本对韩国瑜本人动向、政见及后续影响力极为关切。

  二、日媒与研究人员认为民进党及蔡英文当局败选原因是施政不力

  目前,日媒及研究者对民进党为何败选有较深入探讨,主要认为蔡英文施政不力是导致民进党失败主要原因。

  民进党大败主因是蔡英文施政不力,民怨上升,而经济问题是一切问题的根本。日本《每日新闻》以“民进党圣地败北”为题,指出选民抛弃民进党与“长期低薪”、失业率有关(因为纵使总体来看的失业率只有3.76%,但20到24岁的阶层失业率竟高达12.29%)。11月25日《朝日新闻》认为台湾执政党在大本营败北,高雄市长选举中无党派阶层崛起并发挥了影响力。另外的原因在于推动军公教年金改革引发不满,以及在两岸关系的领导能力饱受批评。此外,《产经新闻》认为,蔡英文当局推动年金改革遭到强烈反弹,经济政策也没发挥效果。

  日本右翼评论家西村幸祐则在推特(Twitter)转贴台湾选举开票的影片并表示,蔡英文当局的失败来自经济政策,国民党候选人在选前打着“发大财”等口号,希望让民众赚钱越来越容易,当然就很吸睛,最后果然也拿下胜利。

  蔡英文个人表现及民进党“政二代”存在的问题。小笠原欣幸认为,蔡英文领导力表现方式有弱有强、有踌躇、有果断,非常不一致。而影响民进党重大选情其中一个因素是台北市市长选举布局使得局面发生改变。小笠原欣幸分析称,民进党选择对抗柯文哲,推出了自己的候选人姚文智。从实际政治效应来说,就等于对中间选民说“NO”。 这是因为2014 年选举中,民进党支持柯文哲靠近中间选民的态度完全改变了。这是民进党非常具有决定性的选择,也是非常不明智的决策。野嶋刚也认为,这次民进党苦战的关键,是蔡英文当局这两年半表现得很有问题。她忘记“台湾地区领导人”的角色是什么,忘记台湾在国际社会里应该扮演重要的角色,“台湾地区领导人”有义务定期向外发声,说台湾的故事,她不是单纯的执政者,她是台湾的发言人、形象大使。可是她好像误会“领导人”的角色,想专注政策,比较没有出来表现自己。而蔡英文当局能出来的年轻政治领袖经常是“政二代”或“政三代”,他们很难受到社会信任,也许他们有专业或才干,但在不满的社会情绪下、对腐败和权贵的想象下,民众反而会喜欢那些看来很强的、草根的、有暴力性的、看起来很果断的、没有距离的政治人物。老年化政治领导人还存在的原因是,他们知道怎么讨好民众,因为从年轻到老都参与政治,他们知道怎么“骗取”民众的喜爱。

  民粹主义是民进党失败重要原因。野嶋刚观察,社会的失败者对当局不满增加所致。目前各国都出现全球化下的失败者,他们有很强烈不满的情绪(日本称之为“败者”或“负之组”,民进党吕秀莲曾称支持国民党的那些人是鲁蛇loser)。他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民众对政治人物的判断与选择标准是,“谁最能同理人民的苦”。过去那些看似有专业、有政治经历的人,反而容易被选民看作“腐败的当权者”。在日本,不只两党政治人物被骂,传统媒体像《朝日新闻》或日本放送协会(NHK)也都被读者骂到死,大家都视之为腐败的权力者。他指出,这时民粹主义候选人抢着机会大肆批评,就能在这一两个月的期间内,让选民看起来很爽。民粹主义者的策略其实不必得到过半者的支持,当投票率60%的时候,只要掌握3成铁粉就能当选,这是很聪明的策略。

  台湾固化的政治结构性对立矛盾。小笠原欣幸指出,蔡英文当局困境的起因在于台湾政党政治的根本性矛盾。这种矛盾表现在,台湾政治在意识形态上存在着台湾民族主义、中国民族主义以及处在中间并且柔性的“台湾认同”(有台湾意识、不统不“独”、接受民主化的“中华民国”现状)这三种立场,不过主要政党还是民进党与国民党两个,并且他们以各自的民族主义为基本盘。台湾蓝绿结构性矛盾存在已久,但是随着2016年民进党上台后全面清算国民党,这种结构性矛盾不仅没有消弥,反而更加激化。

  认为抓住经济、民生议题与搞民粹主义是国民党胜利重要原因。《朝日新闻》认为,蔡英文当局主政下台湾与中国大陆关系恶化,韩国瑜主打“吸引大陆观光客”,获得中间选民支持。民进党在地方选举中大败,主要是因为选民对蔡英文当局执政下两岸关系恶化感到不满,民进党执政后两岸就断了官方沟通管道,蔡英文要求与中国大陆重新建立关系,败选后恐怕更加困难。

  野嶋刚认为,国民党与柯文哲之所以能赢,在于搞民粹主义。选民先是觉得他们很有意思,“很有意思”在选举过程中很重要,他的一句话,一个画面,一个动作,吸引民众关注,能够决定投票倾向。未来,政治经历够久的资深领袖(像小池百合子),或天然表演天才(像桥下彻),就容易在民粹主义下胜出。他还认为支持韩国瑜与柯文哲的人,有的是“天然独”,属于新生代,没有看过台湾民主的历史,不大了解两岸关系,但只要他们找不到工作、工作不顺利、薪资没有起色,让这些人听到“就业机会”和“两党不好”是最有效的。

  三、关注“九合一”选举后续影响

  影响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

  日媒普遍认为,“九合一”选举结果势必影响民进党及蔡英文连任之路。《每日新闻》提到民进党20年来执政高雄市,这次不仅在这块圣地上败北,就连其他县市也输得很惨,可以说是自蔡英文上任以来,民众的不满第一次在大型选举一次爆发,这不仅造就国民党的“胜利”,也让下次的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陷入困境。《产经新闻》2018年11月25日报导认为,蔡英文当局的权力基础势必弱化。《日本经济新闻》指出,蔡英文虽然辞去民进党主席之职,但政权的向心力降低乃无可避免。

  关注对两岸关系的持续影响。

  一种看法认为,两岸关系将更加悲观。2018年11月25日《朝日新闻》报道指出,民进党执政后两岸就中断了官方沟通管道,败选后蔡英文要求与中国大陆重新建立关系恐怕更加困难。《产经新闻》11月27日发表社论强调,中国大陆会对蔡英文当局进一步施压,对两岸关系产生进一步影响。《读卖新闻》称,“由于台湾选民爆发出对蔡英文当局的不满,所以接下来蔡英文当局不可避免将成为跛脚鸭”。《朝日新闻》2019年1月4日报道,国民党在台湾2018年“九合一”地方选举中战胜民进党,来自国民党的县市首长等是积极推动两岸交流的主要力量。

  第二种看法认为,蔡英文当局难以“维持现状”。日本共同通讯社论述委员(社论主笔)、前台北支局长冈田声称,这次选举中,统“独”议题已非二选一,只剩下“维持现状”。而对中国大陆来说,这样的“维持现状”并没有意义,甚至有一定的挑战。《产经新闻》认为,绿营阵营内的“独”派与国民党的亲中势力对于“维持现状”的批判可能增强。

  第三种看法是,赢得大多数地方执政权的国民党将动摇蔡英文当局的两岸政策。《读卖新闻》2018年11月25日报导,中国大陆今后势必与国民党保持良好关系来动摇民进党。下届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两岸关系可能成为选战焦点。

  四、日本持续关切“九合一”选举及后续影响的原因

  笔者分析认为,此次日本高度关注“九合一”选举及“公投”结果有更深层次原因。

  原因之一:“九合一”选举牵动台湾政局及社会民意重大变化,这种变化不仅对台湾自身、对两岸关系,也对东亚乃至亚太局势产生深刻影响。目前,台湾经过“九合一”选举之后,政治与社会出现一些新变化:一是民进党全面执政优势受到严重削弱,在野党国民党通过赢得选举恢复元气,但是民进党仍掌握行政、立法、军事、对外大权,选举结果虽对民进党产生较大冲击,但是不足以马上改变绿大于蓝的政治格局,但对亲日的民进党来说挑战已经开始,更严峻的挑战还在2020年。二是国民党赢得15个地方县市执政权,并且成功拿下高雄市,夺回台中,保住新北,地方影响力方面蓝营的气势得到一定的张扬。民进党执政20多年的高雄市重回国民党之手,这势必打乱民进党在南台湾盘根错结的政商关系及社会网络。三是主张“九二共识”的国民党县市在选前选后明确推动两岸地方交流,“人要进去,货要出得去”的诉求得到多数台湾民众支持。尤其是被污名的“九二共识”这一政治密语被广泛传播、接受,这种新变化牵动台湾政治与社会的深刻改变,自然引起日本关切。

  原因之二:韩国瑜个人特质及“韩流”的影响持续。“九合一”选举中出现的“韩流”或“韩国瑜旋风”是否带来国民党内部的新变化;韩国瑜本人鲜明支持“九二共识”,是否与蔡英文当局的两岸政策出现对抗;选前一个月,特别是高雄的三场大型造势之后,韩国瑜个人、团队、竞选策略、政治主张均引起日本高度关注。选后日本更是关注韩国瑜的动向,尤其是2018年11月之后,“韩国瑜热”并没有消散,有人一直拱韩国瑜参选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而韩国瑜与蔡英文当局的矛盾也在韩国瑜当选3个月之后全面爆发,双方唇枪舌战。作为当下台湾当红政治明星,韩国瑜一举一动引发外界高度关切,日本也绝不会置身事外。

  原因之三:与“九合一”选举中两项“公投”案与日本密切相关,尤其是“反核食公投”通过与否,以及蔡英文当局对“反核食公投”案的态度。10项“公投”提案中,有两项是与日本有关的议题,因此选前日媒也大幅报导。其中一案是询问选民是否同意维持禁止开放日本福岛311核灾地区,包括福岛等5县地区农产品与食品进口?另外一项与日本有关的提案是,2020年“东京奥运正名公投”,询问选民是否同意改以“台湾”名义参与奥运活动。而真正牵动台日关系的是“反核食公投”以及蔡英文当局的政策变化。选前,日本官方通过各种管道多次传达不满,选后采取更加强硬的态度迫使蔡英文当局在核食进口问题上作出重大让步。选后,日本一方面与蔡英文当局进行“外交交涉”,另一方面威胁将台湾告到世界贸易组织,并将台湾的反核食与争取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全面进展协定(CPTTP)挂钩。2018年11月25日,沼田干夫在“日本台湾交流协会”脸书(Facebook)上表示,“此次的公民投票结果,表明台湾同意继续对日本食品进口台湾的管制措施,对此结果本人深感遗憾”。面对这样的“公投”结果,本来就支持核食进口的蔡英文当局诚惶诚恐,多次会见日本朝野人士进行解释。可以说,在日本的持续压力下,蔡英文当局几乎接纳了日本的诉求,即以世界贸易组织(WTO)规范为基础,考虑进口日本食品。2018年11月29日,蔡英文临时会见日本代表大桥光夫,30日第43届“台日经济贸易会议”上,日本提出希望基于科学证据开放日本食品,台湾外事部门表示将与日本进一步恳切沟通,谨慎处理,以寻求日本理解,避免影响台日关系。12月7日,日本外务大臣河野太郎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台湾希望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全面进展协定(CPTPP),将因为反核食“公投”通过而变得无法参加,非常遗憾。台湾外事部门再次表示,有关“公投”结果及日本今后可能采取的作为,将透过各种可能管道与日本进一步恳切沟通,谨慎处理。蔡英文于1月17日会见日本众议院河井克行众议员时再次表示,台湾将秉持世界贸易组织(WTO)精神与日本政府保持沟通,找出双方都可以接受的方案,并盼日本政府持续支持台湾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全面进展协定(CPTPP)。台湾外事部门“台湾日本关系协会”副秘书长谢柏辉2月14日表示,日本对于台湾的食品“公投”结果表达关切以及遗憾,台湾当局持续透过各种管道向日本详细说明,希望依据世界贸易组织(WTO)规范,“参考科学数据是未来推动方向”。可见,在日本的压力下,台湾当局为了争取加入日本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全面进展协定(CPTPP),在核食进口问题上已弃守基本立场。

  原因之四:密切的台日关系,以及亲日媚日的蔡英文当局的执政问题,决定了日本朝野将持续关注台湾地区各种选举将对台日关系产生的影响。正如野嶋刚认为日本关切台湾地方选举的原因在于台日紧密的关系:其一是日本人对蔡英文有期待。蔡英文当选后,光是日本就已出版了四五本她的传记,日本民间向来对台湾政治没有太大兴趣,蔡英文大概是李登辉以来台湾在日本最有知名度的,日本民间也对她的女性形象很喜欢。但短短两年半,蔡英文的声势受到重挫,大家很意外,拉高了新闻价值。其二是大部分日本人对民进党有好感,他们很关心台湾能否与中国大陆保持距离。“毕竟对台日而言,强大的中国可说是共同的威胁。”其三是他们以日本的经验观察台湾的民粹主义发展及其影响。民粹主义出现于日本,以2011年底桥下彻当选大阪市市长最明显。日本人现在看台北和高雄的情况,有种在看自己的感觉,台湾的改变只不过是这几年间的事。所以,可以大胆预测,未来台湾政坛都会由民粹主义者垄断话语权。

  总之,台湾“九合一”选举引起日本高度关注,而且选后台湾政局的变化,两岸关系的新变化,以及国民党籍高雄市市长韩国瑜的动向,均是日媒与研究者持续研究的对象与课题。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中国日报英文版两岸频道 | 中国日报中文版两岸频道 | 湖南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 广西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 贵州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 江西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 浙江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 中国政府网 | 中共中央统一战线工作部 | 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 | 外交部 | 人民政协网 | 黄埔军校同学会 | 全国台联 | 中国侨联 | 台盟 | 新华网 | 人民网 | 中新网 | 中央电视台 | 

统一之声二维码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