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  2019年第四期  > 正文

上海腾飞 当惊世界(上)——细数上海七十年巨变

日期:2019-08-22 08:24 来源:《统一论坛》杂志 作者:周天柱

字号:  [小]  [中]  [大]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魔都,是当今全球网红的上海雅号,而其发明权应属曾旅居上海的日本作家村松梢风。村松梢风的畅销小说《魔都》第一个在文字上将上海定义为魔都。而今这个雅号的广泛流传,在于这座东方浪漫与魔幻都市具有不同于其他城市的极强兼容性,“海纳百川、追求卓越、开明睿智、大气谦和”是上海时代精神的真实写照。

  蒋军上海大撤退

  论及魔都的沧桑巨变,上世纪40年代末是泾渭分明的分水岭。触及这个重要时间节点,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是极为难忘而又沉重的一页。

  1949年5月,中外瞩目的上海战役爆发,蒋介石对此战的要求是至少坚守半年,为此,他虽早已“下野”,仍亲赴上海部署战役。而他的爱将汤恩伯亦信心十足:“我们的大上海,要成为攻不破、摧不毁的斯大林格勒第二!” 可没有想到,仅仅15天蒋军就溃败了。

  5月21日,汤恩伯十万火急向蒋介石报告:“上海对外航空中断,国际电台停机,敌军远程炮火试图封锁海道。”百般无奈的蒋介石在火烧眉毛之际,终于被迫下令放弃淞沪。解放军的最后总攻于5月20日发动,25日在市中心跑马厅会师。蒋军的淞沪大撤退则从5月22日开始。至此蒋介石的淞沪决战草草收场,20万官兵只有4万人抵达台湾。6月1日,解放军第二十五军由吴淞起渡,登上崇明岛,蒋军3700余人投降。2日,解放军收复全岛。

  上海战役结束至今已70多年,人们一直关注一个焦点问题:蒋军在上海大溃败大撤退时,究竟有多少国库黄金被偷运到台湾?据当时的中央银行稽核处处长李立侠回忆,这次抢运的黄金前后分成三批:第一批,也是最主要的一批,为200多万两,直接运到台湾基隆港;第二批运走52.2万余两;第三批由汤恩伯亲自从央行运走19.8万两,这时距离上海解放已不到10天。前后三批共运走黄金270多万两,同时抢运到台湾的还有3526.9万银元、1537万美元。

  上海收复,解放军第一次进入中国银行金库,至少有3个篮球场大的金库已空空如也。据上海1950年地方志资料记载,国民党“政府”离去后,上海所有银行金库的黄金仅剩6180两,是原来国库黄金的百分之一。

  各路蒋军及其家眷撤退陆续抵达台湾达两百余万人,而当年的台湾生产落后,物资不足,人口一多,物价有如脱缰之马节节攀高,直线上升。台湾省主席陈诚等人焦头烂额,于是紧急动用从上海抢运来的黄金,终于使得台湾金融趋于稳定。

修旧如旧的老弄堂 周天柱摄

  《黄金秘档》书中写到:“当年这笔黄金现今约相当于台湾800万军民每人平均分到一英两黄金或50美元……如果没有这笔黄金及等值的纯银、外汇,那么1949年至1950年台湾用什么来支付军饷民薪、购买军粮、进口汽油零件及填补50%到100%的年预算赤字?”

  蒋介石在日记中对此曾作过如下评述:“‘政府’在搬迁来台的初期,如果说没有这批黄金来弥补财政,经济状况早已不堪设想,哪里还有今天这样稳定的局面!”蒋经国私底下则称这批黄金为“全国同胞血汗之结晶”和“国脉民命”。

  接管上海担重任

  1949年5月2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简称上海市军管会)宣布成立。次日,上海市人民政府成立,陈毅任市军管会主任兼上海市市长,粟裕任军管会副主任,曾山、潘汉年等任副市长,开始接管工作。经过两个月有条不紊的工作,1949年8月3日,召开上海市第一届第一次各界人民代表会议。1949年12月5日,上海市第一届第二次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决议成立上海市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协商委员会。1950年10月16日,上海市各界人民代表会议第一次会议召开,正式选举市人民政府委员会委员,选举陈毅为市长,潘汉年、盛丕华为副市长。

  陈毅初当市长之时,工作千头万绪。解放军渡江后战事进展太快,超过预定计划,铁路公路运输跟不上;接管干部不够用;入城纪律不够全面和深入,加上国民党的干扰、破坏,出现了许许多多问题。面对道道难题及处处难关,陈毅常常手摇一把葵扇,出没于机关、工厂、商店、银行、学校、证券大楼、教会等处,与大家同甘共苦,共渡难关。陈毅深知,上海是工商业集中的城市,占全国贸易额一半,上海市场一乱就会波及内陆地区。他将对产业人士的思想稳定工作列入重要内容,邀请胡厥文、荣毅仁、刘靖基、颜耀秋等百余名工商界人士座谈,肯定他们建立民族工商业的奋斗精神,表示上海市人民政府愿与大家共同协商,实现并增加新的生产任务。陈毅的坦率和诚意,使参加会议者如释重负,感动不已。陈毅还十分关注学者、专家,帮助他们解决生活、学习、工作方面的实际问题。尽管新生的上海百废待兴,各方面工作十分繁忙,陈毅还是挤出时间,登门拜访知名人士。他的这种做法赢得大家的一致好评。

  上海市政府成立后,为建立新型劳资关系,要求在全市工厂企业废除原先盛行的“抄身制”“拿摩温(工头)”等旧制度,并采取一系列措施,打击扰乱金融、破坏经济的行为。1950年3月起,上海市场物价趋于稳定。5月起,市政府开始对工商业中的公私关系、劳资关系和产销关系进行调整,使资本主义工商业逐步得到恢复与发展。1951年与1950年相比,全市工业盈余总额增加219.3%,商业盈余增加85.4%。

  郊区农村在土地改革后,逐步开展农业合作化运动。1951年至1953年,市郊农民从办互助组,进而试办初级、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到1956年秋,基本实现农业的社会主义改造。

  流氓帮会历来是旧上海一大黑暗势力,上海各行各业都有“霸”。扛码头的有“码头霸”,偷钱包的有“扒窃霸”,还有“菜场霸”“粪霸”……这些流氓集团以青帮、洪帮为主,成了上海底层社会的实际控制者。对此,中共华东局通过潘汉年与逃去香港的帮会头子杜月笙谈妥,接管后帮派不动,其上层不杀,但不得再胡作非为,效果不错。入城后,陈毅又派干部找到留在上海的黄金荣,要求他按政府法令办事,管束门徒,不得再为非作歹。黄金荣从命,并将手下所有大小头目花名册呈交军管会。一批罪恶深重、民愤极大而又继续作恶的流氓恶霸被先后正法,群众放鞭炮庆贺。不出两年,盘踞上海半个多世纪的黑社会势力便基本肃清。

  1949年,上海接管后登记在册妓女近2000人,未登记暗娼不计其数。上海市公安局、民政局、民主妇联会等部门派员突击查封妓院,收容妓院老板、妓女,清查马路暗娼。对收容的妓女逐个全面体检,及时治病,治好病介绍职业,用人单位还十分关心她们的婚姻问题。短短一两年时间,上海街头的妓女绝迹,这不能不使西方世界为之惊叹折服。

  全面建设启新篇

  1957年至1965年,上海开始十年全面社会主义建设。在这十年中,上海工农业生产总值从138.16亿元人民币增加到259.7亿元,增长89%,平均每年递增9.8%。其中工业生产总值从134.15亿元增至252.04亿元,增长88%,平均每年增长9.9%;农业生产总值从3.9亿元增加到7.66亿元,增长99%,平均每年增长8%;运输(货运)业平均每年增长10.3%;基本建设投资平均每年增长11.2%(均以1957年不变价格计算)。

  在全面建设的十年间,上海有的放矢重点发展原材料工业和装备工业,并注重科学管理,使上海初步成为综合性工业和科学技术基地,大力推进冶金、化学、机电、仪表电子、汽车与拖拉机、造船、航空航天、轻工业等建设与发展。

  在冶金领域,新建、改建、扩建了上海第五钢铁厂、第一钢铁厂、第三钢铁厂等大型工厂。在化工领域,新建、扩建了高桥化工厂、吴泾化工厂等企业。在机电领域,扩建、新建了一批骨干企业,如上海重型机器厂、上海汽轮机厂等,加工制造了一批具有当时先进水平的重点设备,如1.2万吨水压机、2.5万千瓦汽轮机和发电机、11万伏高压开关、原子能设备等。到第二个五年计划末,中国154种主要设备,上海已能生产130种。在仪表电子领域,先后推出的十万倍电子显微镜、电子管黑白电视机、电子管计算机、半导体专用设备和测试仪器等引人注目。在汽车拖拉机领域,所生产的交通4吨载重汽车、凤凰中级轿车、30吨载重汽车、上海50型拖拉机等一解燃眉所需。在造船领域,进入了能够自行设计建造万吨级以上远洋船舶阶段。在航空航天领域,能自行设计制造小型水上飞机,以较快速度试制成功第一代航天产品。在轻工业领域,围绕发展手表、照相机、感光材料、光学玻璃等,组织攻关、试制、试产,产品不断升级换代。

  在郊区农村,加强农田水利建设,兴建了一批中小型水电站和水库,农业机械化程度有了提高,化肥农药供应量逐年提高。

  重大制度敢创新

  粉碎“四人帮”后,1978年12月18-22日,中共中央召开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拉开了改革开放的序幕。40年改革开放深刻改变了上海。

  针对上海改革开放初期所碰到的诸多重大问题,学者率先从土地绝对地租、级差地租研究入手,厘清了“土地所有权”不等于“土地私有权”。在社会主义国家土地公有情况下,应该通过绝对地租体现国家对土地的所有权。同时,土地所有权与经营权可以分离,必须科学理解马克思关于地租的论述,从理论源头上厘清概念,并率先在国内将“两权分离理论”引入土地经济学领域,为土地使用制度改革扫除了理论和思想障碍。

  与此同时,上海法律界专业人士针对出租土地给外商从事经济活动的法律依据进行研究,指出国家是唯一合法的权利主体,可有限期出租土地给外商。

  1986年5月,根据中共中央书记处要求上海学习香港、借鉴香港的指示,上海组织成立了沪港经济比较研究课题组,对土地利用、自由港、外汇自由兑换、税收、利用香港等5个课题进行对策性研究。8月,上海市委、市政府派出由11人组成的房地产、港口考察团赴香港考察。

  1986年11月23日,上海市土地批租领导小组负责同志就上海试行出租土地使用权办法向中央领导作汇报,并向国务院提出:请求中央批准上海作为出租土地使用权试点地区,允许土地承租者自由转让、出租。经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同意后,上海市委、市政府开始紧锣密鼓地推进改革试点工作。

  1987年12月23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公布《上海市土地使用权有偿转让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并宣布于1988年1月1日正式试行。这部花费了一年多时间、八易其稿完成的《办法》,是在《宪法》尚未修改的情况下,由地方政府创制的中国大陆第一个允许国有土地使用权进入商品流通的政府规章。《办法》和6个配套实施细则同时被翻译成英文,由上海市人民政府向海内外公开发布,不仅向世界表明了上海扩大开放的决心,更表明了上海愿意接轨国际惯例和市场规则的意愿,引起了国际市场高度关注和国际舆论积极反响。

上海陆家嘴新貌 周天柱摄

  为使试点工作尽快起步,上海市批租办七易其稿编制了《试点工作方案》。《试点工作方案》是一份为实施改革试点而要求政府各主管部门协同配合的指导性文件。同时,制定并向海内外公开发布中英文版虹桥26号地块《招标文件》,这份五易其稿的招标文件表述准确、措辞严谨、明确无误。《试点工作方案》和《招标文件》,是上海土地批租改革试点工作的“施工图”和“说明书”。

  吸引外资与台资

  2018年11月10日,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闭幕,吸引172个国家、地区和国际组织3600多家企业参展,40多万名境内外采购商到会洽谈采购,成交额578亿美元。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的成功举办,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成就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上海充分发挥开放优势、不断追求卓越的重要实践。

  ——40年来,上海扩大开放,利用外资实现了跨越式发展。上海累计实到外资用了18年时间突破500亿美元,用了6年时间突破1000亿美元,而1500亿美元和2000亿美元的突破分别仅用了3年。截至2019年1月底,上海累计引进外资项目9.7万个,合同外资4711.62亿美元,实际到位外资2404.4亿美元,占中国大陆比重从1990年的6%左右跃升到超过11%。上世纪90年代,上海就率先提出发展总部经济的设想并付诸实践,支持管理、投资、研发、结算、物流等各类功能性机构加快集聚,截至2019年1月底,累计引进跨国公司地区总部677家,其中亚太区总部90家,投资性公司362家,外资研发中心444家,是中国大陆外资总部机构最为集中的城市。

  —— 40 年来,上海锐意创新利用外资开创了中国大陆诸多先河。从中国大陆第一部关千外商投资的地方性法规、第一批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等在上海诞生开始,上海取得一系列“零"的突破。上海第一家中外合资企业上海迅达电梯,是中国大陆机械工业第一家中外 合资工厂;上海大众汽车是中国大陆第一个中外合资整车制造厂尤其在上海自贸试验区,率先试点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制定了中国大陆第一张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设立了中国大陆首家外商独资医院首家外商独资金融类投资性公司、首家外资再保险经纪公司、首家外商独资非学制类职业培训机构等一批首创性项目,是中国大陆利用外资名副其实的风向标。2018 年新落地的特斯拉项目总投资超过 20 亿美元,是上海最大的外资制造业项目,也是 中国大陆第一个外商独资新能源汽车制造项目。

   —— 40 年来,上海以融通共赢的生态展示包容,利用外资成为上海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上海始终欢迎和鼓励各类企业公平竞争支待外资企业加速融入城市发展建设。通过自贸试验区建设,加快与国际通行规则接轨,将 别管 措施由 2013年版的 190 条缩减到 2018 年版的 45 条,大幅提升市场准入的透明度和可预期性;出台“扩大开放100 条”“ 33 条”“ 资研发中心16 条” 等政策,支 持外资企业更深入地参与上海`五个中心”建设。以 2018 年为例,外资企 业贡献了全市超过 27% 的地区生产总值(GDP), 超过 33% 的税收,60% 的外贸进出口和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以 超过 50% 的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研发投入。外资企业已经成为上海促进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调整产业结构的重要支撑推动科技创新的重要主体、提升城市功能的重要力量。

   2018 年,上挴外资项目数、合同金额、实到金额实现“三增长"'新设外资项目 5597 个,同比 41.7%; 合同外资 469.37 亿美元,同比增长 16.8% ; 全年实际到位外资173 亿美元,同比 增长 1.7%,高于“十二五”时期 年均 162 亿美元的水平。上海外资企业运营也保持平稳健康、增势良好,营业收入同比增长 8.1%, 利润总额增长7.2%。跨国公司投资上海的意愿没有变。上海已成为跨国公司全球网络的重要节点和增长点,共有 1477 家外资企 业累计投资超过 1 亿美元,其中 大众 诺基亚贝尔等 88 家企业投资超过 10 亿美元; 50 % 以上在沪外资企业把中国大陆视为最重要海外市场,并把上悔视为进入中国大陆市场首选地; 10% 以上在沪外资研发中心把上海作为全球研发创新重要基地。10 月,上海新签约 12 个外资大项目,总投 超过 200 亿元,其中既有欧姆龙、迪卡侬等老朋友,也有世界最大商用车零部件制造商赛夫华兰德这样的新朋友。上海吸引外资的综合优势没有变,而且更具竞争力。根据世界银行最新报告,中国大陆营商环 境排名比上一年提升 32 位,成为营商环境改善幅度最大经济体之一,其中执行合同 获取电力、登记产权开办企业等指标分别排名第 6、第14、第27 和第 28 位,真切地反映了上海作为主要样本城市,一 年来扎实推进营商环境改革的成效。营商环境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上海将继续对标国际先进水平,持续深化推进营商环境改革,全面打造国际一流营商环 境。这也是中国大陆改革开放的信念和决心: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

  上海在积极吸引外资的同时,大力吸引台资的脚步越走越快。截至 2018 年年底,上海累计批准台商投资企业 12900 ;吸引合同台资超过 400 亿美元,约占合同外资总额 9.35%, 台商投资项目一直是上海外资经济重要组成部分。所投资项目不断转型升级,质 量进一步提升。增资项目主要集中在广电、集成电路等台资优势项目。截至 2018 年年底,上海合同台资超过 500 万美元以上项目ll OO 个。目前在沪台资企业中,地区型总部、投资性公司和研发中心71个。各类台资金融机构 43 家,涉及 银行、证券保险基金 等诸多领域。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中国日报英文版两岸频道 | 中国日报中文版两岸频道 | 湖南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 广西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 贵州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 江西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 浙江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 中国政府网 | 中共中央统一战线工作部 | 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 | 外交部 | 人民政协网 | 黄埔军校同学会 | 全国台联 | 中国侨联 | 台盟 | 新华网 | 人民网 | 中新网 | 中央电视台 | 

统一之声二维码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